捷报新闻 - 国内大型新闻资讯网
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国际频道 > 偏僻小村靠魔术发家:村口常有老人掏出牌比划

偏僻小村靠魔术发家:村口常有老人掏出牌比划

偏僻小村靠魔术发家:村口常有老人掏出牌比划

河南省宝丰县第六届魔术文化节,魔术师在表演节目《梦幻之夜》。

这是令人惊奇的数字,更是令人困惑的景象:一个偏僻的平原小村,不过2100来人,不近县城,不临要道,却整车整车的货物发往全国,远达边境,2016年总销售额超过35亿元。

民间曲艺低迷,大黄庄逆势上扬,不靠帮扶,没有补贴,众多魔术传承人和演出团体巡回全国,经年不进家门。

纸质图书市场低迷,大黄庄却逆势而动,成为中国农村最大的图书集散地之一,2016年销售额突破4亿元。春节期间,仅图书一项,大黄庄每天就卖掉30万册。

很多人会问,大黄庄?大黄庄在哪?大黄庄人哈哈大笑——“他们很快会知道的!”

大黄庄不是站在哪个风口被吹上的天。

曾经传承难以为继、曾经被市场和他们自己弃若敝屣的祖传手艺——魔术,再次带他们深入市场,扳回了尊严。大黄魔术师不再像霜打的茄子,而是自信满满地宣告:“老手艺是祖宗埋在咱脚底下的金元宝!”

反 转

曾经辉煌,一度彷徨

早些年,河南省宝丰县最早有两个人买得起桑塔纳,一个是煤矿矿长,另一个是魔术团团长。

宝丰西部有煤矿,当年挖煤日进斗金,连邻近的村庄,都彻夜灯火通明,人称“小香港”。

而北部是平原,除了庄稼,没什么资源可依赖,自古耍戏法,走江湖,出艺人。作为中国杂技家协会命名的“中国魔术之乡”,这里的魔术师们走南闯北,着实火过一阵。

可时过境迁,如同中国大地上曾经灿若繁星的道情、鼓书、弦梆、胡调,甚至剪纸、泥人一样,传统技艺渐渐养不活艺人,教徒弟都无人肯学。

谁也没想到的是,大约沉寂十年之后,宝丰的魔术再一次走向全国,舞台演艺车如今多达2800台,辐射13万人就业。

在挖资源的宝丰西部,不少人随资源挖尽而返贫。而“挖文化”的魔术艺人,发现文化越挖越多,只要自己不丢,价值取之不尽。

什么叫取之不尽?每年大年初二,回乡过年的演艺团接连开拔,大黄庄及周边乡镇的2800台舞台演艺车驶向全国,他们会出现在市县、乡镇,甚至村庄的文化广场。物流供货紧随其后,春节那1个月能卖出平时3个月的货。

询问大黄庄的中通物流,负责人杨军峰给出这么一组对比数据:一个普通县城每天发货量不过60多吨,而在大黄庄,他一家物流每天就发货40吨左右,稳居中通公司河南第一,第二名不出意外在省会郑州。即使这样,他在大黄庄10余家物流公司里,不过处于中游。

图书奇石、日用百货、床单被罩……大黄庄数年间崛起了各类大宗货物批发市场,甚至有人从湖北、江西等省来进货。大黄庄的魔术师像主心骨一样,领着队伍打市场,北至漠河,南到云贵;像火车头一样,拉动业绩往前蹿;像变戏法一样,把老手艺的传承变出了价值,变出了信心。

村支书马豹子今昔对比,唏嘘不已:守住传统,像守住一脉香火,应时而变,终成燎原之势。

困 局

老绝活咋“说不中就不中了”?

若论宝丰民间魔术群众基础之广,全国也不多见。大黄庄村口路角,经常几个老人唠嗑,聊着聊着,就从兜里摸出扑克、皮筋,比划切磋。当地人夸口:上到九十九,下到刚会走,大黄玩魔术,人人有一手。

说起鼎盛时候,不少老艺人还是眉飞色舞。

那是改革开放之后,家庭联产承包,大黄的庄稼户终于又从土地上走出,重拾祖辈的手艺,玩魔术,闯九州。往往全家在外闯,村里户户锁门。但见土里土气出去,衣着光鲜回乡。出自魔术世家的毛新强,带全团往返都坐飞机,在镇政府门口摆三天大戏。

中国魔术传统由来已久,秦汉就有百戏记载,吞刀吐火,亦真亦幻。作为“中国魔术之乡”,宝丰魔术传承据说源于唐宋,盛于明清。在梨园行,宝丰更是无人不知,民间曲艺最大的盛会马街书会,至今已绵延700余年。

大黄庄人世代走江湖,变戏法,“一捆围布一根绳,三根竹竿来搭棚。真真假假变戏法,换得银钱回老营。”最初的魔术演艺,就是围布一拉,满场老幼,一张票才1角钱。

上世纪90年代,大米3角一斤,魔术门票就卖到1元,后来5元、10元。宝丰一下子涌现1400多个演艺团体,5万多从业人员。老家的小楼,一幢一幢从村庄冒出来。

那是一个电视逐渐普及的年代,演艺团体遭遇了电视媒体的兴起,活像今天的电视遭遇了网络媒体一样。曲苑杂坛,综艺大观,民间曲艺最顶级的表演,乃至世界最时鲜的玩意儿,一股脑装进屏幕。小魔术团自愧不如,无计可施,还能有几人买票进来看?

本文标题:偏僻小村靠魔术发家:村口常有老人掏出牌比划

本文链接:

相关文章